哈罗德·劳埃德

原版音乐剧史诗巨作《贝隆夫人》Evita 伦敦西区与百老汇史诗巨制 再现阿根廷前总统夫人传奇人生

原标题:原版音乐剧史诗巨作《贝隆夫人》Evita 伦敦西区与百老汇史诗巨制 再现阿根廷前总统夫人传奇人生

如何更真实还原呈现一位历史人物,哈罗德·劳埃德让观众看完戏后不再是“非黑即白”的体验,而是用更辩证的视角去看待阿根廷的标志性历史人物伊娃·贝隆?这一版音乐剧《EVITA》做到了。

原版史诗巨作音乐剧《EVITA》已在上海、武汉上演,获得了观众的多番好评。这部由音乐剧作曲大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著名作词人蒂姆·莱斯、百老汇传奇导演哈罗德·普林斯唯一联袂打造的经典音乐剧,在5位实力主演和20位群舞演员的精彩演绎下,真实又戏剧性地呈现了阿根廷历史人物伊娃·贝隆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在巡演之前,主演Jessica Daley(饰演伊娃·贝隆)、Robert Finlayson(饰演胡安·贝隆)、David Francis(饰演麦加地)也在采访中表示能够参演这一按原版手法编排的音乐剧《EVITA》是十分幸运的。

在音乐剧《EVITA》开演之前,可能被观众熟知的还是《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这样的经典曲目。在音乐剧中,该曲出现在第二幕以胡安·贝隆总统的就职典礼时刻,EVITA首次以总统夫人的身份亮相,随后发表了著名的“阳台演讲”,成就了音乐剧中最经典的一幕。但观众在观赏过本次巡演版本的音乐剧《EVITA》之后,像《Buenos Aires》、《High Flying Adored》、《A New Argentina》等剧中曲目也成为了他们心中的新·经典。

《Buenos Aires》该唱段将EVITA在成为贝隆夫人前,还是15岁的小镇少女时期的向往大城市的逐梦之心展现得淋漓尽致。

《High Flying Adored》这首曲目在音乐剧中,发生在《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唱段之后,剧中人物“切”与EVITA之间虽然没有正面交流,却处处充满了微妙的戏剧冲突。

《A New Argentina》作为全剧最震撼人心的唱段之一,也是一场纷繁复杂的戏,是上半场最后一幕的唱段,不仅展现了贝隆夫妇的“号召力”,还给观众呈现出直指人心的震撼观感。

本次巡演版音乐剧《EVITA》的导演丹尼尔·库特钠,有着与原版导演哈罗德·普林斯共事17年的工作经历,在编排手法上,原汁原味地还原1978年的版本,其中包括哈罗德·普林斯导演使用的布莱希特的间离手法,剧中的角色“切”就以旁观者存在于舞台上,以第三视角穿插在剧情之中,以此展现EVITA除众人心中“圣洁”形象之外的另一面。

在音乐方面,作曲家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突破性地将古典乐、摇滚乐等多种音乐元素融合在一起,作词人蒂姆·莱斯以真实又尖刻的歌词表现出人物之间的矛盾,呈现了一出又一出的精彩好戏。

而在编舞上也还原了1978年原版中由拉里·福勒创作的融合拉丁、探戈等多元化元素的舞蹈,这一次巡演版本是由他曾经的助理,这一版本的编舞金·乔丹亲自每个舞步一一教导出来的。

不少观众在一刷完称《EVITA》是一部需要“缓一缓”才能说出点什么的音乐剧,它更像是一部需要观后深思的音乐剧。不少观众将自己心中“难忘的一幕”po在了微博上。有很多导演哈罗德·普林斯手法上的巧思也被一些细心的观众给全然get到了。

当观众看完音乐剧《EVITA》走出现场时,不是“什么都不记得”,而是对其中某些片段、某些旋律、某些人物“念念不忘”,那它就是一部成功的作品。作为一部原版引进的音乐剧,《EVITA》的有口皆碑看得到。

劳埃德的意思

致敬百老汇传奇人物丨谢谢你为音乐剧所做的一切哈罗德·普林斯

一代传奇人物的离去,难免会让人抱憾。7月31日,百老汇巨匠Harold Prince(哈罗德·普林斯)在冰岛逝世,享年91岁。作为百老汇的传奇导演&金牌制作人,哈罗德·普林斯先生给音乐剧的历史长河留下了太多宝贵的财富,哈罗德·劳埃德《西区故事》、《屋顶上的小提琴手》、《剧院魅影》、、《伙伴》……这些出自他手的经典音乐剧经久不衰,至今仍是百老汇、伦敦西区的舞台上不可替代的星。

时代不会因一人而终止,但有的人,他造就了一个不可复刻的时代。他对于百老汇的意义,远不止是至今无人打破的“斩获21项托尼奖”的光辉记录,还有那些因为他的指导,而变得更好的音乐剧作品以及音乐剧人们。

都说伟人之间的是相互成就的,如果不是遇到哈罗德·普林斯,世界级的作曲大师安德鲁·劳埃德·韦伯所创作的《EVITA》和《剧院魅影》,或许就不会是现在的这般精妙绝伦、历久弥新的呈现。

1978年,蒂姆·莱斯和安德鲁·劳埃德·韦伯想将已经大获成功《EVITA》摇滚专辑做成一部音乐剧,但当时两人都不具备撰写戏剧性场面串联片段的能力。在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的多次游说下,哈罗德·普林斯同意执导《EVITA》,这也成了两位音乐剧伟人合作的第一部作品。

在2017年的采访中,哈罗德·普林斯提到《EVITA》时说:“我是个对政治有好奇感的人。而《EVITA》这部作品正好完美检验了大众所不了解的大人物其实是适合搬上舞台的。贝隆和艾薇塔在大众的认知中其实是标签化的,而音乐剧则是将人物真实的经历和大众的认知联系在了一起,让大众可以透过音乐剧了解到,原来这些大人物是这样的,会有更具体直观的感受。”(翻译自playbill相关文章)

他对于戏剧独到的见解,让本来只能冗长叙述的故事能够有更戏剧化的呈现,《EVITA》因此从一张平面的摇滚专辑变成了一部完整立体的音乐剧。哈罗德·普林斯将EVITA的传奇人生重新解构,加入了“说书人切”的旁观者视角,时而戏谑的舞台效果让故事有了多视角解读的可能,而原本片段化的专辑歌曲通过他缩减歌曲、加入纯配乐段落、修改歌曲的内容设定后,成为了可以搬上舞台的成熟音乐剧作品。(本次《EVITA》中国巡演版也正是依照哈罗德·普林斯导演原版的手法进行编排)

哈罗德·普林斯说过:“Less is more.”在音乐剧《EVITA》中,你可以看到戏剧节奏被他编排得十分紧凑,在“阿根廷面貌一新”(A New Argentina)中,普林斯使用了分屏技巧,将贝隆夫妇、游行民众、便衣警察等多组角色同时展现在舞台上,类似电影快速剪辑效果,密集的演绎了一次大规模游行的方方面面,最大限度地省去不必要的场景过渡留白。

《EVITA》也因此在1978年首演后,就轰动了整个伦敦西区,演出后相继横扫多项奥利维耶及托尼奖重量级奖项,包括最佳音乐剧、最佳导演、最佳作词、最佳作曲、最佳灯光设计等。

如果说蒂姆·莱斯和安德鲁·劳埃德·韦伯给了《EVITA》灵魂,那哈罗德·普林斯则给了作品灵魂更为完美的肉身,让观众可以通过肉眼直观地舞台,来体会作品背后的音乐与故事灵魂。

随后的1986年,哈罗德·普林斯和安德鲁·劳埃德·韦伯又一起合作创造出了至今都被人口口相传的世界经典音乐剧《剧院魅影》。他对于角色背后人性的深挖和进一步思考,都让人物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劳埃德-凯利克莉丝汀与魅影最后经典的一吻,正是出自哈罗德·普林斯对于人性的另一种可能的揣摩。

伟人之所以难以超越,有时正是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想得更多,更深,只有这样才能淬炼出与众不同的传世之作。

哈罗德·普林斯说,他从十岁起就爱上了剧院,他说当你知道你的人生真正想做什么时那种美妙的感觉是不言而喻的,对剧院的爱,他觉得是一种上天赐予的礼物。所以他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在剧院工作,在经历过十几年的磕磕绊绊后因《理发师陶德》、《EVITA》等非常受欢迎的音乐剧而大获成功。他在音乐剧道路上,坚持了60、70年。真的要谢谢他对剧院的爱,促成了一个不可复刻的音乐剧时代。

谢谢哈罗德·普林斯曾出现在百老汇的历史银河中,而现在,《剧院魅影》、《EVITA》、《西区故事》……他的作品将依旧在全世界的舞台上璀璨闪耀,让经典,得以永恒延续。

乌帕梅卡诺